-符玖

微博@-符玖·INFP人格·ER水手·HailStucky·音乐剧·西区伉俪·你阿姨·圈地自萌 不逆不拆
愿您的街垒不死

【evanstan】尤克里里与荷尔蒙(迟到的包子生贺 甜甜甜 一发完 rps)

祝塞包子三十三岁生日快乐!

Hayley取名梗 包子味道梗(柏林的那几个迷妹说包子很好闻2333) 故事时间设定为队3剧组在柏林拍摄时 包子穿睡衣出酒店见迷妹那晚2333333

暧昧时期 双向暗恋 傻白甜甜甜甜甜 有史以来第一次发糖 包子果然甜死我

吉他弹得不好只是略懂一些 和弦后到底适不适合加空弦我也不清楚 就当是Chris自己傻傻的异想天开吧

 

Chris敲响Scarlett房门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事实上他从半小时前就开始四处找他那件灰色T恤,然后等半小时后看着一团糟的房间依然一无所获,于是认命地捡起地上的一件,胡乱套了上去。

他总是在某些方面格外固执。

他站在Scarlett门外扯了扯T恤的边角,然后抱好Hayley送的夏威夷吉他,带着能感动所有女性的,哈士奇一般的笑容敲响了酒店房门,

“Scarlett,Scarlett——”

Scarlett开了一条小缝,她穿着睡觉时穿的吊带裙子和丝质外衫,眉目里全是睡前红酒被打扰的气愤。她由下到上将门口的男人扫视了一遍,最后停在他异常憨厚的笑容上,歪歪头以示疑惑,

“后天就是Sebas的生日了,”Chris递了递尤克里里,“你还记得我准备的礼物吗?”

“是的,从两个月前你开始写这歌开始,每天我的耳边都会有一个半小时充斥着这玩意儿,还不算你乱哼的时间。”Scarlett低头抬眼,给了他一个完美的拒绝表情,“这歌根本没什么好改的,在你仅有的两个调里,‘Sebastian Stan is just like the sweetest kid of the planet.’就占了歌词的二分之一!”

“因为那是核心。”男人好脾气地解释道。

“你的核心是他能不能和你来一发,不是夸他是个甜心!”

“嘿,嘿,Scarlett,我没想那样对Sebastian!”

“得了吧,贞女Evans。”Scarlett终于忍不住对高举双手以示真诚的男人翻了个白眼,“你在片场就像要用眼神把他的秋衣秋裤扒光似的。”

Chris撇嘴把这个问题稍稍滞后,他重新举起挂在脖子上的吉他说明自己的来意:“Well,Scarlett,我想到了个绝妙的调子!在第二段和弦后加上空弦怎么样?你看,就像这个——不过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花哨?我想生日曲子还是清爽些好,我不能让Sebas认为我是个爱花样的男人。但是我已经可以很好的操纵Sebby了,两个和弦让我看起来像个不靠谱的新手——”

他一口气说完了整段话并为Scarlett演奏了两个不同的版本。Well,Scarlett不得不承认,两个版本都很动人,一个是自然——另一个带点绵绵的甜意,听起来很适合两位主角。

但是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在经历了一天的高强度拍摄后,亲亲她手机屏保上的小Rose,喝下最后一口Rosewein安静地进入梦乡。

而不是被两个傻大个深夜骚扰。

是的,两个。

Scarlett毫不留情地把Chris的叫喊关在门外,双手抱胸走进房里,看着赖在沙发上不肯走的the sweetest kid。

“你准备在这儿坐一晚?”她端起红酒杯走到窗前,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Givenchy海洋男香,这是那只大号甜心的杰作,

“你的‘女友’不会吃醋?”

Sebastian一愣,想到了那个‘女友’。她有干净的笑容和漂亮的金发,当然,她茶发时可不那么好看,但这并不影响他偏爱她的自然气质,虽然他俩只是绯闻合作,却建立了前所未有的亲近友谊,她甚至知道自己暗恋Chris,并打算在自己三十三岁生日时向他告白的事。

“Emm……你知道的,我和她是公司……”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甜心先生。”Scarlett难得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我需要休息,你们这些傻大个都不会累吗?”

Sebastian低头戳了戳自己因为增肌而变粗的腿,表示自己被归类为傻大个的不满,他撇下眉毛看向Scarlett,Scarlett有一瞬间以为坐在沙发上的是一只鹿。

Scarlett举起双手投降:“Well,你是来干嘛的?”

“我只是想来问问Chris——”

“Chris?”Sebastian发誓他有一瞬间看见黑寡妇笑了,

“是的,Chris。”

“Scarlett!Scarlett!”男人在外面大叫,“Scarlett让我进去!我想到了更好的点子!”

Scarlett和Sebastian都有些尴尬,Sebastian舔了舔那标志性的红唇,问道,

“外面是Ch,Chris?”

Scarlett无奈地扶额,

“我想你可以亲自问他了。”

“Emm……我想或许应该先去看看他?他……听起来像焦虑症发作了似的……”

Scarlett觉得她有些站不住脚。

Scarlett打开一条小缝,然后被Chris抵在门上的蔚蓝眼睛吓了一跳,Chris把握住机会用脚卡住木门,挤了进来。

“我的天……”她无奈地关上门,在心里祈求酒店里没有跟拍狗仔。不然明天的头条会是什么?“美队冬兵深夜潜入黑寡妇房间”?

这听起来糟透了。

“Scarlett,你绝对猜不到我想了个多妙的点子,我们可以在副歌后加上空弦。Sebby的弦很柔软,那样曲子听起来美妙极了!”Chris抱着尤克里里准备为她演奏,突然动了动鼻子,问,“Scarlett,你这儿怎么有股Givenchy的味道?”

Scarlett挑高眉毛,示意他身后。

Chris转过头去,Sebastian正站在房间的玄关尽头对他甜美的笑,他的半长棕发被他胡乱别在耳后,身上穿着似曾相识的灰色T恤和运动长裤,一副该乖乖躺在床上的模样。

“什么歌?什么曲子?”他伸出一小节舌头在水润的上唇碾压而过,他的眼里闪烁着零星的不安和做大背景的喜悦,

“谁是Sebby?”

Chris傻了眼。

“为什么你在这儿?!”

“我只是想来——”

我只是想来问问你的朋友你喝什么酒容易醉,好让我在生日时如果表白失败就没那么尴尬?

多烂的解释。

“对台词!”

“是吗……”Chris反而因为自己的激动不好意思起来,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在地毯上四处乱瞅,Sebastian身上的海洋香水味儿钻进他的鼻孔里,顺着血管四处游荡,懒洋洋地搔着他的心。

Sebastian自觉反射弧从没这么快过,他偏头躲过Scarlett一脸饶有兴趣。

“Well……Emm……你知道的……”天,Chris觉得自己都快变成Sebastian了。

Scarlett在他身后恨铁不成钢地拧了他一把,Chris无声地张大口型尖叫并愤怒地回望了Scarlett,然后被她更加凶猛的眼神瞪了回去。他直直地盯着Sebastian,他身上的Givenchy像是湿润迷离的海边空气,

“Emm……为什么你穿着我的T恤?”

Scarlett又拧了他一把。这次他没忍住,吃痛地嚎叫起来。

“你忘了我们有好几件一样的T恤吗?”Sebastian没有在意他的尖叫和健忘,只是继续舔着唇,勾着甜甜的嘴角看着他。

“是。”Chris似乎被他感染,也安静地笑起来,“哦,Sebby是我的尤克里里,你看。”他举起小小的木吉他,“Hayley的礼物。”

“它看起来真漂亮。”

“是啊,要知道Hayley给另一把曼陀林取的名字是Sebastian。”Scarlett喝了口Rosewein,说。

两人的脸微微发红。Scarlett捂住嘴角,继续调侃两个愚笨的大男人:“贞女Evans,不不不,真应该叫你小人鱼Evans。”

Sebastian盯着她,“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是个夜夜歌唱祈求爱慕人能走进海里的傻瓜。”她转过头,故意无视Chris传来的“Scarlett拜托了别再说了”眼神。谁叫他半夜来打扰她休息?“并且还有给自己的一切东西取名字的癖好。”

Sebastian爽朗地笑了起来,又很快停下,睁着那双眼睛问她:“那首曲子是Chris写给爱慕人的吗?”

“是的,因为那人快生日了。”Scarlett回答。

她的眼角能清楚地瞥到Chris一脸无望的崩溃表情,忍不住在心里偷乐起来。

“Well……Chris,你介意让我听听吗?或许我能给你一些建议?”他具有异国风情,蓝绿不分的眼睛在男人跟前眨啊眨,极力掩饰着凝固成片的难过。Chris看见他不断舔过的两唇,簇拥在嘴唇边的短小胡茬与持续侵蚀他嗅觉的好闻气味。Givenchy总是带着微咸的海水味道,却与他甜蜜气质格外相配。他闻起来像30日后刚刚取出的Blanco,带着觅觅踪踪的青草气息和龙舌兰多汁细腻的甜,在浓烈酒精后蕴含的高量糖分。

Scarlett在一旁站着,这时的Chris看起来傻透了。

“Sebas,我想不能给你演奏它,emm……因为一些原因。”

“It’s fine,Chris。”Sebastian表示理解地用力点头,“它是属于你爱慕的人的,这很棒。”他毫无自觉自己眼里的失望都快扑了出来,Chris抱着小巧的夏威夷吉他叹了口气,他真想现在就把他的小孩按在Scarlett的床上来个吻,才不要柏林那种,要像个美国人一样,给他的爱人一个深切又缠绵的吻——

虽然Scarlett会在他吻到一半的时候把他从床上拽起来。

Sebastian把这理解为他对那人的思念,要知道他们可是在异国他乡的柏林!Chris一定十分想念他所爱的人。Sebastian低下头,为自己也为Chris的爱情哀悼。

“Sebas,我发誓你听到这曲子一定会喜欢它的,它就像你一样甜。”

他扯出一个平常一样的好看微笑,即使他心里难过极了,“Thanks,Chris。”

Sebastian想他应该不会表白了。

“今晚我该回去了,Scarlett。”他站起身,“我想Chris还得和你讨论讨论曲子的事。”

Chris坐在床上看着他孤零零的背影,失落的像是只淋了雨的哈士奇。他心里即为Sebastian对他的拒绝感到失落而高兴,又为Sebastian的难过而感到不好受。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学会忍耐,等到八月十三号之后,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手牵手了,以此来抵御自己心中想拉住他的意志。

“啪嗒。”是Sebastian关上门的声音,Chris甚至能闻见他留下的最后一点荷尔蒙里都充满着伤心的苦涩。Chris把脸贴在Sebby的弦上,完全没了改动曲子的兴致。

“你这个傻瓜!”Scarlett一巴掌让他撞上了尤克里里的小琴箱,Chris的脑袋跟着杂乱的琴声共鸣起来,他甩了甩脑袋以保持清醒,Scarlett又一巴掌把他糊了上去,“你的表白非得像场音乐剧吗小美人鱼!”

“贸然决定会吓着Sebas,他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的天哪Chris Evans,你的脑袋是被白水煮鸡肉给堵住了么!”Scarlett叉着腰点了点男人的额头,像是在教训闯祸逃跑的孩子,“你只不过是怕被拒绝罢了!我的小傻瓜,你难道以为你唱首歌他就不会拒绝你吗?”

“Scarlett,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过分……”

“你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显然,你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Scarlett说,“Chris,别犹豫,你有个把表白纪念日改成出柜纪念日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做呢?”

“我原本的计划是两天一起……”

Scarlett深吸一口气,

“Chris,如果不想接下来几天因为小伽罗疏远你而变成一只没人要的焦虑症哈士奇的话,现在,马上离开我的房间。”

“你居然真的当面说我是哈士奇!”

“出去!”

Chris被赶了出来,于是他看见了Sebastian,他看见他出来后快速地后退了几步,然后开始奔跑。

老天,他在偷听。

这时候Chris可没空去想酒店的隔音措施到底如何。或许他的the sweetest kid已经被他吓住而认为他是一个可怕的变态了,又或许更有可能是他所知道他想的那个,他的Winter Soldier也同样对他有着刻意保持的陌生与无法言说的熟悉。

他只是想告诉他。

Chris更加使劲地跑了几步,轻松的抓住了他。他的尤克里里正挂在他的脖子上摇摇晃晃,被他扶住时发出迷人的小小弦音。

“嘿,Sebastian。”

“Chris,我没想偷听,我只是——”

“I kown,I kown.”他咧开嘴笑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他蓝绿不清的瞳孔看着他。

“你介意歌词里的二分之一都是‘Sebastian Stan is just like the sweetest kid of the planet.’吗?”

Sebastian愣住了。他低下头,Chris在他颈窝里又闻见了那股带着甜意的海水味儿,像是刚酿好的Blanco。

他们都知道好的Blanco并不需要多煎熬的等待。

Sebastian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

“我想我不介意。”

或许他们现在可以交换一个吻了。

才不要柏林那种,要像个美国人一样,给彼此一个深切又缠绵的吻。

 

评论(15)
热度(181)

© -符玖 | Powered by LOFTER